路上的悄声

5去年在菲律宾初学院生活了短短两周,不知道为何我对每周日徒步到十五公里外的村庄服务乐此不彼,虽然一天徒步三十公里已经体力透支,但心神的愉悦却使我精神抖擞!我将这份奇特的心理和感觉归功于天主对我的召叫!
在不久前接到了修院导师Jose Ramon的通知,我可以去走雅各之路,那是圣雅各伯宗徒传道,解惑和埋葬之地,虽然以前去过,但面对这独有的西班牙文化,渴望之火在心中燃烧。对我而言这不仅仅是朝圣之路,更是我圣召之路的沙盘,我要在这里标注我的修道坐标!

3我们选的这条路不是很长,每天21km 左右共十二天。期间我们有1-2小时的默想和分享时间,在这段时间我对我的圣召理解颇多,远远多于由于徒步身体上,精神上所带给我的挑战!


‌首先我找到了为何热衷于徒步的原因,这就要从小时候说起了:
我出生于世代教友家庭,爷爷辈排行老五为神父。从小听到许多关于五爷爷的故事,也许这就是我的圣召启蒙吧!再加上奶奶赖天主的助佑信德尤为坚固,所以每晚家中必有集体念日课的情形,虽然那时只有五六岁的我经常在睡梦中念完晚课,但这种信仰的氛围对我的信仰起到了不可小觑的作用(因此直到上初中,高中每日念晚课的习惯一直没变,虽然那时觉得日课确实很长,不得不在跟同学学习聊天之后另找出时间完成晚课,但总是没有间断),另外每每念完晚课之后都有甜食水果等奖励,因此枯燥而冗长的晚课反而成了我的最爱!

6

再就是每日奶奶都会带我去教堂参与弥撒,这样就会见到许多奶奶辈的教友,也许是因为经历过灾荒,贫穷的原因,教堂里的奶奶们总是身上带着许多甜食,因此这些就成了我的囊中之物,而教堂本堂神父更因为我的乖巧可爱且时常在弥撒中辅祭的缘故,更是对我垂爱有加,时常塞给我一把零食,而神父年轻但拥有威信的身影,加上一向贪吃的我看到数不尽的零食糕点摆放在神父的茶几上,更加对成为神父加了许多保险!现在想来天主召叫人的方式太奇妙。

因为奶奶时常给我灌输关于凡事依靠天主的信息,因此每次遇到一些伤心事都会去呼号天上的天主(那是只知道天主在天上),这也是我日后每个假期徒步去学校,走在乡间小路上默默祈祷的习惯所在,长达六年的中学生活,让我在乡间小路上跟天主走的越来越近,这才是我特别热衷于徒步朝圣的原因!

7

其次,在这条路上设身处地的体验到了:一个人走的快,一群人走的远!
背着11kg 的重物走在朝圣之路上,我多么想走快点为自己提供更多的休息时间,但无奈人数众多只能“俯伏前进”很是郁闷,无形中把怨声发到了带领者头上!但后来几天才感觉到自己对徒步的一腔热火早就被绵延不断的公路或山路磨灭了!如果单靠自己的毅力,恐怕早就放弃了!

路上陪伴我的要么是热日当空,要么是银色长路。心中的激情只留在了中途休息的那几分钟!面对路上不断的打招呼的路人和大自然的美妙化工只能用沉默来回复,路途的艰辛和身体的困顿成为每日的主旋律!但赖着同伴的支持,鼓励,赖着内心中对圣召的回复,履行,赖着好天主对我的陪伴,辅助我终于走完全程!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吧。也许这就是我圣召之路该经历的孤独而不寂寞,劳累而不疲倦,痛苦却又充满喜乐吧。所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最后我也能建造一处圣地!

15在还未徒步之前一个月我开始准备,由每天跑步逐渐成为负重远行!对于不爱运动的我来说刚开始还只是为了减少在朝圣路上的痛苦,慢慢的我开始准备心灵把每天的锻炼都当成朝圣,然后变成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在朝圣,比如准备朝圣所需,为朝圣祈祷,吃饭休息都在为朝圣做铺垫,最后真正的把心融入到了朝圣之中!

19朝圣途中刚开始我把圣地当成我的终点,但在每天的静默反思中,我突然感觉我应该把圣地建在自己的内心,让我的心里拥有一座教堂,这才是我力量的泉源,才是我朝圣地目的地,才是我长途跋涉,历经磨难所要寻找之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时间虽短却似漫长,痛苦虽少却似不缺,毅力虽强却似软弱!

2017 summer camp in Wulai.
Revisiting our Erstwhile Missions in Anhui